通知公告-健康保健-文化艺术-义工形象-活动纪实-活动新闻-敬老文明-资助信息-爱心商家-爱心榜样-义工培训-大病救助-财务公开-求助回访
人物专访-视频中心-宣传专栏-环保专栏-助学专栏-关注老兵-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义工栏目

TOP

520一份来自大洋彼岸的温情
2016-05-20 15:34:55 来源: 作者:廖良明 【 】 浏览:1016次 评论:0
    当前段时间,武平义工联合会发出有关贫困母亲杨青(红斑狼疮并发尿毒症)的倡议书时,远在美国的华人义工李配珍(祖籍武平中赤)通过微信与义工联办公室取得联系,详细了解了杨青及其孩子杨*阳的情况,甚是感动,尤其是杨青有时为了挣一点点生活费,还带病到市场上卖红薯,孩子也因母亲生病,常年营养不良。随后,寄上200元用于孩子购买学习用品。
    钱虽不多,可代表一种温情,人间自有温情在,希望杨青母子克服困难,病慢慢好起来。5月20日中午,由于孩子要上学,该善款由母亲杨青代领。


 附件:

借问苍天,我将如何活下去?
2015-01-02 11:44:55 来源: 作者:李伟桢 编辑 廖良明 【】 浏览:570次 评论:0条 
借问苍天,我将如何活下去?

    2014年最后一天的凌晨0:32分,睡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电话中传来了我的队长、义工联合会(俱乐部)煤炭分队义工修舜珍焦急的声音:伟桢你现在哪里,有没有空?我前段时间走访的一位患者刚刚打电话向我求助,说她快不行了,她身边现在没有亲人。迷糊中的我立时清醒,了解清楚患者的地址和电话,我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然后我们分别从各自家中出发前往她住的地方:县看出所对面租住的居民房六楼(顶楼)。当我到达的时候,县医院急诊科的刘主任和修舜珍已经先我一步到达了现场,此时的患者(后来知道叫杨青)刚刚接上氧气,脸色苍白,全身无法动弹,脖子上留有便于透析的滞留管。于是我们和房东一起协助医生用椅子将杨青抬到一楼再转上了救护车,杨青熟睡的六岁女儿,我们只能委托房东关照。

    凌晨一点左右,我们赶到了县医院急诊科,义工修舜珍急着帮忙挂号、填单、向医生介绍情况。这个时候,我得知了杨青现在的家庭情况,可这是一个怎样让人揪心的家庭啊?丈夫何瑞远是武平县东留乡苏湖村人,去年因车祸导致胸部,腰部受伤,脚上落下了残疾,另患肝炎正在吃药调理;也是去年,杨青患上了红斑狼疮,怀孕引发了尿毒症,丈夫为了筹集每个月好几千元的医疗费用,带着残疾的身体打工跑运输。就是这样,雪上加霜的事情仍是一件接着一件,本月25号何瑞远发生交通事故重伤,现在广州医院治疗,哥哥何寿远在广州帮忙照顾;何瑞远的父母都已不在人世,除了寿远、瑞远两兄弟,还有一个妹妹却是远嫁广东,不巧的还有妹妹刚刚生了小孩正在做月子;杨青自己是湖北人,娘家人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这次的情况之所以如此严重,经济是最根本的因素。治疗过程中,杨青告诉急诊科刘主任:感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是12月30日中午,透析的间隔时间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平时一个星期必须透析两次),考虑到和小孩的生活费,她一直强撑着拖延时间。可事实上,就是身上不多的几百元,都还有是前一次走访时义工捐赠的钱(详见 http://www.wpygw.com/bencandy.php?fid=87&aid=2263 )。
    急诊科的医生护士在忙着抢救杨青,我和修舜珍也按照医生的要求忙着拿药、送血样和办理入院手续。杨青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吸氧也缓解不了她的呼吸困难,慢慢的出现咳痰,办理好住院手续,杨青马上被转入内科重症监护病室(住院部一 2楼22)。值班的吴医生,还有科主任王医生进行了紧急救治,上呼吸机、点滴、静脉推注。。。。。。此时,杨青咳出的痰已经有可见的血色,情况还在恶化。医生告诉我们:病人可能撑不过今晚。我们并不是病人的家属,杨青的手机设置了密码,我们一直无法得到她父母的联系方式,总算幸运,看到她在手机屏幕上比比划划,我们最终蒙对了密码,她手机通讯录的第一个联系人写的是弟弟。我拨通了显示归属地为天津的号码,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二十左右。对方是杨青的亲弟弟,电话中我向他表明了身份,说明了她姐姐的情况,告诉他病情非常严重,随时可能离开人世,他说争取第二天赶到武平。修舜珍也一直联系她的丈夫,可是电话一直无法打通。十几二十分钟之后,医院王主任亲自联系了杨青的弟弟,然后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和修舜珍在通知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凌晨三点多钟,帮不上其它什么忙了,我们离开了医院。当天早上,修舜珍打来电话,声音里透着喜悦:奇迹出现了,杨青已经脱离了危险,她活过来了。
    写下这段文字,我的内心,无比痛苦,心情依然无法平静。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家庭啊?她们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人世间的痛苦,也莫过于此了吧?最起码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她们应该是一对无依无靠的母女。我又想说她们也不是无依无靠的,因为当天一早修舜珍就为杨青送去了早点、还联系了其她的义工轮流照顾她、联系她女儿读书的幼儿园照顾她的女儿。在凌晨五点左右,杨青的女儿睡醒了没有找到妈妈,哭声引来了旁边县武警中队的哨兵,武警战士把小女孩带到了县中队一直细心的照顾着。
     “人间自有真情在”,让我们大家都来献上一份爱心,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来帮助这个近乎支离破碎的家庭吧!

 

】【打印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来自4个孩子与2个残疾人重组家庭.. 下一篇风雨飘零一个家,何时才是尽头?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